听,小店主们的讲述…… 春夏秋冬又一春下载 赵石

小店:本地小吃店
地点:广东省广州市
讲述者:店主女儿李彩明

小店:图文打印店
地点:浙江省杭州市
讲述者:店主黄林华

小店:便捷式微型酒店
地点:湖北省武汉市
讲述者:店主肖雅星

近期,多地通过实行增进花费办法,激励发展“夜经济”,激发市场发展活气。图为6月3日,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南门坝的步行街一景。 
黎 涛摄(国民视觉)

近日,我们采访了来自不同地域、经营不同类型店面的小店主,听他们讲述在疫情防控期间声援抗疫、积极自救、尽力经营的故事,听他们畅谈对未来的盘算、对事业的等待。

“艰苦会过去,保住街坊老味道”

小店:本地小吃店

地点:广东省广州市

讲述者:店主女儿李彩明

我家的小吃店叫“孖记士多”,店不大,但一直很受食客欢迎。这次疫情,我们想了许多措施来度过难关。之前店里一直没有做过外卖,这次我们感到可以试试。在美团的辅助下,外卖6天上线,第一天卖了10单,之后一直增加,涨到了一天200多单,外卖营收占疫情前堂食营收的2/3。

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,店里开放了堂食,但外卖仍然持续。外卖也供给了更直接的顾客反馈,我们每天都会看客人的评价,有针对性地改良服务。比如,有顾客说菜味道咸或太油,我就截图发给厨师长;有顾客反馈外卖汤洒了,就检讨每个外卖的打包情形和封条贴的地位对不对。总之,我家店就这么活下来了。

之前我从没有想到,有一天,我和妹妹会接手父亲创下的孖记士多店,为这家小店打拼。

读初中时,我恨不得没人知道这家店是我爸开的。那时候我爸刚下岗,为了养家在米市路小巷子里开了店。店里人手不够,我和妹妹每天写完作业都要下楼帮忙收钱。在店里帮忙是有工资的,一天1块钱,但我们一点也不开心。青春期的女孩子脸皮薄,店离学校很近,有时候有同窗过来吃饭我还躲起来,让妹妹去召唤客人。

长大了一点,才知道父母的辛劳,也知道凭自己的尽力吃饭不丢人。在店里碰到过各种各样的事情,有时候会碰到故意刁难的人。但我爸性情乐观,从来不赌气。

爸爸为了开店付出了很多。店开到第三年他要做心脏手术,但他放心不下店里,十几天就要出院。有时候拉货也是他自己,100多公斤,摔倒了也不告知我们。

2012年我已经工作了,有一天朋友突然打电话让我帮忙留座位,我才意识到本来陪着我长大的孖记士多已经这么著名了。很多食客说它是老广味道的一部分。有的街坊搬走了,还会专门过来店里吃饭,还有的去了美国,回国必定要来吃一顿,说是情怀。店里的桌号本就挂在米市泗巷巷口的细叶榕树干上,客人来了,自己撕号排队。

2018年米市路整改,店要关门,朋友特地来跟我说不能让它消散。我和妹妹最终决议把老爸开了20年的店重新开起来。原来认为开不下去,没想到在龙津路的第一家店刚开张,客人们就都回来了。没有任何宣扬,生意非常火爆,我们就顺势推出了第二家店。

疫情突如其来,我们毫无筹备。大年三十,营业额降到平时的1/4,后来,营业额也一直降落,最差的时候只有平时的10%,连付租金和员工工资都不够了。我和妹妹曾经磋商要不要停业关门,但我爸一直保持要开,我懂得他,所以只要亏得起就持续亏。好在挺过了最艰巨的时刻,现在经营情形有了好转。

这家店是我们成长记忆的一部分,也是很多食客广州记忆的一部分,我们会尽力保住老味道。就像之前孖记士多碰到的所有艰苦一样,我信任一切都会过去。

“有幻想有信念,把小店开到全国连锁”

小店:图文打印店

地点:浙江省杭州市

讲述者:店主黄林华

差不多2月底那会儿,我们的店面就都正常营业了。我们向政府申报有关情形,很快就拿到了复工证明,到3月10日左右,员工也都基础到位了。

现在复工复产的状况越来越好,店铺经营也在良性发展,营业额逐步恢复到正常程度。虽然跟去年做的打算相比,没有实现预期的增加,但现在每个月的营业额也跟去年差不多,至少没有显明的降落。从重新开业到现在,一切都还顺利,感到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不过现在回忆起来,最初那段时光还真是非常紧张。

疫情产生初期,不少打印店都暂停营业,我们也是一样。没想到这让急着做防疫宣扬资料的政府和社区都犯了难。2月7日,街道的工作人员接洽到我。他们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说了需求,疫情期间经营的艰苦大家也都懂得,但我毫不迟疑地就答应了。接到这个义务后,我们就在2月8日元宵节那天开工了。

没想到的是,疫情期间做宣扬物料的阻力不是一般的大。首先就是缺人,员工都在老家回不来,打印店基本开不起来,我就只能喊老婆和兄弟来帮忙,先在离家邻近的打印店着手开工。后来发明,不仅缺人,还缺资料,因为一些地段“封路”难以采购,我们就急中生智,把几家分店的原资料全体调到一个处所,后来又找了新的供给商,终于把原料备齐了。

我和老婆,加上一位朋友共3个人,两天基础没有睡觉,持续赶了50多个小时,终于把政府、街道、管委会须要的第一批防疫宣扬资料做好了。之后几天,我们“左岸图文”虽然闭店,但实际上都在营业,时不时有防疫的宣扬资料须要制造。比如“来杭州隔离14天”“如何防备疫情”的海报,以及“怎么洗手”“怎么戴口罩”等等,只要有需求,我们仨就紧迫开工。特别时代,义务急一点、重一点都没关系,就怕自己帮不上忙!

话说回来,我们一路发展到今天,也得到了很多辅助。这里头,既有街道给我们的支撑,也有大平台的扶持。比如,去年我们就用到了网商银行,在线上就能借钱,很便利。这次疫情期间,网商银行动850万家小店降息20%,就让我们感到自己帮别人,别人也在帮自己。

这段时光,看到我们打印装订的防疫宣扬资料,有的放在高速路口,有的张贴在地铁车站里,还有很多公共场合都放上了防备新型冠状病毒手册。这让我感到自家的小店也在为辅助抗击疫情出一份力,这店没白开,我很开心。

盼望今年能稳住,之后再多开几家店。对于未来,我很有信念!我的欲望,就是把“左岸图文”开成全国连锁。

“深爱这座城,我们都要好好的”

小店:便捷式微型酒店

地点:湖北省武汉市

讲述者:店主肖雅星

我是1993年诞生的,父母一直在武汉做生意。几年前,在武昌火车站邻近陆续开出3家“悦东方”酒店后,我逐渐承担起管理的工作。

这段时光,我们一直在自救,几乎所有能做的我们都积极采用举动。4月下旬开门营业之后,刚开端客人少,我们就想了三个措施。一是做好防疫消毒工作,每位客人到店,都配一份手消用品和口罩,也是想让客人安心;二是在微信、抖音上用小视频做好宣扬,我们有一个酒店联盟,大家结合起来做,告知外界我们很安全;三是美团等平台推出了“安心住”运动,还有一些促销的政策,我们都积极参与。

现在客人入住率基础在30%到40%,当然,经营的进一步晋升可能还须要时光来改良,大家的想法是能保本就保本。总体上,我们心态还是乐观的,信任只要能挺过这阵子,未来还是光亮的。

过去几个月,对我来说真是人生中难忘的日子。

除夕夜,我在本地志愿者的群里,看到医护发出求援信息,盼望能在医院邻近住宿。我意识到自己可以做点什么,于是在朋友圈发起号令,盼望武汉的酒店老板能参与进来。我当时没有想到,这彻底转变了我的生涯。

当晚,我几乎彻夜未眠。微信群很快树立起来,20、30人,不断往里加。后来,这项救济举动被命名为“医生驿站”。我算了一下,武汉有340多家酒店参加救济举动,为医护人员供给了免费住宿。以每家酒店供给30间客房量、平均招待天数在20天盘算,累计入住20万个间夜。

我们深爱着这座城市,盼望她好起来。这些酒店老板,很多都是小本经营,大家不计成果地为抗疫付出。医护入住酒店都自带床单被套,每天自己消毒、扫除房间。有人留下致谢和激励的字条,还有人通过微信表达盼望支付一部分电费,以减少我们的丧失。

我算过一笔账,疫情期间,仅水电亏损就到达20万元,还有一家酒店房租一个月就10万元。现在每天的客人量无法笼罩运营成本,开门就亏钱。这是多数武汉酒店的经营状态。

日子虽然难过,但我们还是觉得了社会的关心。美团发明了我们的难处,在春盛行动酒店振兴打算的基本上,另向武汉地域酒店供给3000套公益资源包,包含供给额温枪、酒店物业管理体系免费、酒店收益管理体系免费、线上推广资源免费等。

我曾经把志愿运动的内容发到微博上,得到了很多人的激励。5月20日是我诞辰,当天,很多素昧平生的人向我发来了问候,我很激动。我们都要好好活着。

(本版报道由本报记者李 婕采访收拾)

(责编:岳弘彬)